• 2010我遇到的最重大的事情,就是找回了一点自己。还记得那天深夜躺在床上问自己“你究竟想要什么?”然后听见自己清晰地说出了答案。好吧,既然如此,既然知道了。就前进吧。其他那些事,不过是生命中遇到的各种假象。懒惰,逃避会让自己的愿望改来改去,...

  • 最近我们部门流行把工作量比做打防御战
    我们平时干活都是从公司的一个系统里接收单子,多的时候一天有几千张。人员满配置的时候,平均每个机种两个人,也就是八个人。基本可以保持和单子出现的速度差不多持平,还能过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会。
    但是最近不对了。一下走了4个。
    就变成了
    “爱立信失守了!!快来帮忙!”
    “没空啊西门子又来了两页!”
    “诺基亚人呢?!”
    然后昨天下班前...
  • 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只有2,3个人,最好不要去住农家乐。中秋后一天随父母去苏州东山席家花园度假村过夜。当初看广告,卖点是小木屋。于是去了,一派依水而建的木屋,独门独户,每栋相隔3,4米左右。屋子设施简陋,一浴室+厕所,一房间两床一桌子一床头柜,两椅子。木门外就是小路,屋子三面窗开出去统统是比人还高的芦苇………………衬着太湖边上的小湖泊……
      天黑根本不敢出门,举头望明月,风大云...
  • 这个城市不太像纽约,又非常相似。如同全世界一样的大都市,黑白,没有色彩的剪影。幽灵奇侠里的这个城市,跑着古老的火车,却有直升机在头顶飞过,新闻记者穿着上个世纪6、70年代的西装,却手持印有电视台LOGO的麦克风追逐着可以充当头版头条的新鲜故事。而无论是城市英雄幽灵奇侠还是恶徒大佬章鱼,都对自己那顶1930风格的帽子执着不已。
    这个城市的时空被混淆,色彩被黑白替代。于是只剩下幽灵的那根红色领带,在漫天飞雪的钢筋森林里随他的影子掠过人们的视线。
    故事里的人物个性鲜明,鲜明到夸张和...


  •  

    暮星,王国历192年锻造。剑身有铭文,自烈火中诞生,为黎明前一瞬。这也正是持有者拉斐因爵士的毕生写照。18岁离开铁堂,伺奉苏莱尔·维沙伦伯爵长达9载。诸多著作都记载了这位伯爵的光辉劣迹,从他是一个河间地的小领主侍从爬升到伯爵乃至一国宰相的位置,在此就不赘述。但是不得不承认拉斐因爵士在这当中所起的作用,尤其当维沙伦陷入世间主观认为的众叛亲离的应有下场,也就是王国历201年新王即位的秋天,被以假传御令的罪名处死。有野史记载...
  • 赤壁下看完了.除了纵火犯孙权和撑杆跳选手赵云之外,没记住其他.火烧场面很好看,小乔沏茶也是.没了.
    <我的团长我的团>最近大红,红到电视台都翻脸了,红到我爹妈每天都在电视机前笑抽筋.好吧,我也跟着一起抽筋.不管别人怎么说,真的挺好看的.就为那股子弥漫的SUI气,也该说它好看.
    <黑云压城饮琼浆>,和美国众神一个风格,就是把历史上那些没写进书里的细节上花心思,真真假假,告诉你这个世界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样.这种虚实的魅力会让人跌进一个不同的秘境.不过我依然不怎...
  • 今日2.14,我不知死活地出门转悠。结果感想如题。
    由于错误估计了魔都情侣的密集程度,导致我硬是三辆公交没挤上去。天晓得,这TM可是周末啊!为毛我觉得好像回到了星期五五点半的魔都下班狂热时间了呢?!柯瑞隆老帅哥在上,我下来之后真的扁了一圈。
    于是某人对不起我知道你很想炸地铁但是为了不上社会头版还是把那大火球对着我甩吧我不介意真的OTZ
    其实想想也难怪啦,本来一个人的地方今天都是两个人外加一捧比脑袋还大的花或者比人还圆的熊啊兔子啊什么的……挤上...
  • 如图
  • 魔都天气犯神经,今天一股子邪风把我那把黑暗HELLOKITTY伞吹成倒喇叭,拽着我这个体重55公斤还有余的大活人斜刺里冲杀近10米,还顺带在手指上拉了俩口子。于是我彻底理解了巨魔和牛头人的缺陷……
    如果谁在2号线中山公园站附近看到一个死命飞奔,一手倒喇叭,一手一袋比脑袋还大的馒头的笨蛋,没错那就是我。
    前一阵子组里因为有人公休,人手不够而猛然忙起来,每当要濒临累疯的边缘我都这么安慰自己:没事下周就轮到我公休了。结果,~~~今天组长对我讲~~下周你开始上...
  • 有时候我们的确需要停下来,看风如何从一棵树穿过到另一棵,看雨如何落向地面,看云如何飘移,看别人继续他们的路,匆忙经过我们待的窗户。而这个时候我们大可以打开一本很久以前读了一半的小说,开始喝茶。
    没有做不完的报表,没有惨白的日光灯,没有电脑屏幕闪烁,没有上司没有同事没有简易便当没有死上班族必须要遵守的事情。
    只有自己,抱着一颗一点点在午后阳光下化冻的心。发现原来什么都不想居然是那么值得奢望的美好。
    生活再狗娘终究要过,我们也不可能像歌里唱的那样“拔掉身上的电池...
  • 木有停木有停木有停木有停还越下越大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天也黑了居然还开始响雷!!!
    讨厌这就是命运枯萎泪奔去上班……

  • 最近因为较劲而拼死地爬山口山文……其实固定世界的题材真的很死亡啊啊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做这种白痴事OTZ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倒霉,工作上面已经胡到经常把系统登陆密码和我BLOG的密码搞错= =夏日炎炎,越发宅气严重。
    无论如何,把手头的挫文搞定之后,就应该开始烈火的工作了。
    夏天到了!干吧爹干吧爹!
  •     坐在弄堂小屋的二楼阳台,灰漆漆的水泥墙壁上杜鹃花怒放,雨水落在遮阳伞挺括的面,变成一串串水珠滚落,噼啪,噼啪。长春藤攀附黑铁镂空支架,身后有鸽子在轻声嘀咕。木质桌面,那杯咖啡升腾上的热气竟然有些妖娆,如同这深巷里的每一寸风景,在4月雨的洗涤下,越发地精致起来。无论是那木门后面幽幽灯光映照着的老式家具,还是对巷阳台上那一排薰衣草和后头屋内若隐若现的倩影,或者是转角一张木桌边沉思的脸,一如静物。水珠线一般地在周围,仿佛一道帘隔绝了尘世喧嚣。
     &...
  • 席琳迪翁世界巡回演唱会上海站

    此刻,我丝毫不怀疑,经过的鸟儿也会从空中震落。

    [完]

    爬去睡觉。
  • 今天我犯了三个错误
    第一,不该在外头吃晚饭,尤其还是咖喱面。这直接导致我在满客的公交上脸与咖喱同色。
    第二,不该买面包。这直接导致我足足进行了40分钟的面包保卫战,在各种挎包与体魄之间高举它们,一如希望的火种。
    第三,不该在雨最大的时候像个没有退路的白痴一样自以为伞能给与多大的庇护,事实证明它唯一的用处就是在你顶风走时变成你的累赘逆风走时变成喇叭花。

    当我目睹公交车站上那犹如面包上的奶油螺旋般盘行的人蛇,当我面对就算单脚站立哪怕双脚离地都不会摔倒的...